香蕉姐试911

王弘与船队告辞后,便独自离开了船队,架着一艘小型飞舟往贺州而去。

这绝灵海中虽然危险众多,但他一个元婴修士,单人独行,没有任何拖累,想走就能走,除非化神修士,否则还真没人能留下他。

他再次踏上贺州大陆,已经相隔了数十年,数十年再来,心中无限感触,

王弘没有冒然行动,总得先了解一下情况再动手,另外还有一些其它事情需要去做。

再次将自己变化成狰狞的妖兽形状,再加上能隔绝神识的黑披风,就算是四阶妖兽也认不出他来。

先是一路往向南,到了贺州南域才再次变回人形,在他大楚仙国撤退之前,这里还是人族的地盘,不过鱼蛇混杂,极为混乱。

当年东洲几大势力,大部分都迁徙到了这里。

南域似乎还在人族的掌握中,还能看到有人族活动的痕迹。

王弘飞在空中,突然眉尖一挑,神识发现一名筑基修士,正在御剑飞来。

这名修士还无法发现他的踪影,否则在野外,低阶修士对于高阶修士都是远远地避开的。

他只是心念一动,一息间便出现在这名筑基修士的面前。

这名正在埋头赶路的筑基修士,一抬头,前方突然出现一道人影,吓得一哆嗦,急忙止住身影。

每日都是美美的

“不知前辈有何指教?若有吩咐,晚辈无有不从。”

这名修士发觉是元婴修士拦住了自己,那里敢有丝毫怨气,摆出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。

“我也没什么事,就是向你打听一些消息,你将这四十年南域发生的事情,全都给我讲述一遍。”

王弘也没什么针对性的问题,这名筑基修士不敢违背,怕惹怒这位高人,只能事无巨细,详细地说了起来。

这名修士在压力之下,硬是连续讲了数个时辰,中间连水都不用喝一口。

这名修士虽然只有筑基修为,但对于南域的大局变化还是知道的,待他全都讲完后,王弘便对南域局势有了一个初步了解。

经过这些年连续的战斗,以及东洲妖族的不断压迫,南域的战乱终于尘埃落定。

迁入南域的势力与本土势力连年战斗,双方都损失巨大,到十几年前,终于开始了大吞并。

许多势力被吞并,最后只余下五家最强大的势力,相互制衡,终于不再无休止地战斗。

甚至已经在商量合作,共同对付从东洲南下的妖族。

这存活下来的五家大势力中,并不包括青虚宗。

“你可知青虚宗最后如何了?”

“青虚宗由于一名元婴老祖寿元耗尽,余下的一名元婴老祖也身受重伤,门人伤亡过半,最后不得已只能并入到兽灵门中。”

筑基修士小心地回答道,他不知道王弘与青虚宗是友是敌,只能尽量中肯地回答道。

接下来王弘又询问了一些消息,筑基修士都老老实实地回答。

“好了,我的问题都问完了,也不让你白白担惊受怕这么久,这个就权当是给你的报酬吧。”

王弘没有欺压低阶修士的习惯,问完问题之后,从空间里摘下一粒灵谷扔给了筑基修士,然后飘然而去。

筑基修士等到王弘离远之后,这才将握在手心的物品拿起来观察。

只见手中所握是一粒手指大,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灵谷,连谷壳都没有去,却散发出强大的灵力。

凭经验判断,这粒灵谷绝对超过二阶,起码也是三阶。

他连忙将这粒灵谷塞进储物袋里,并且左右张望了一阵,确定没人发现后,才小心地离开原地。

回去后只要将这粒灵米吃掉,他就可以从筑基中期顺利进阶筑基后期。

这次出门天降横财,捡到一桩天大的机缘,至少省了他十年修练之功。

此时早已离开很远的王弘,并没在意这名筑基修士会有什么反应。

他空间里现在没有三阶以下的灵物,所以才顺手从空间里摘了一粒灵谷扔给那名筑基小修。

现在空间里的灵谷可是经历过三次变异,早已经达到了三阶灵米水平。

只有灵米性质最为温和,修为不足也能食用。

王弘问清楚了兽灵门的位置,便直接往兽灵门飞去。

他正好与兽灵门的齐家还有点恩怨,本来都已经没怎么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。

毕竟他现在已经是元婴修士,还是一国之君,区区齐家,几名金丹修士,在他眼里根本无法入他之眼。

但现在既然要去一趟兽灵门,那就顺便去过问一下当年之事。

齐家当年委托影杀追杀自己,可是给自己制造了不少麻烦的。

不过他的碧玉树也是从齐家一个弟子手中得来,也等于送了他一份大礼。

兽灵门仗着历代培养积累的灵兽,使得他在之前的动乱中,人员伤亡比较少,让他在最后有机会吞并了数家势力。

在南域飞了一天时间,便已经赶到一片大山之前,这片山脚下有建有一座山门,上书“兽灵门”三个大字。

王弘打算先礼后兵,看一下兽灵门的态度,毕竟只是兽灵门中的少数人得罪了他,其他人与他并无仇怨。

兽灵门高层若是能好好说话,王弘自然也会给对方留几分颜面,若是不知好歹,他不介意踏平兽灵门。

他现在只差一点点将能进入元婴后期,完全不惧对方的高阶修士。

而对方庞大的中低阶人员数量,自然有毒蜂群去应对,无需王弘费心。

现在毒蜂群有一千多只三阶毒蜂,他是不相信贺州有一家势力能拥有这么多的金丹修士。

三阶毒蜂和二阶毒蜂总数量达到十余万,踏平这兽灵门应该很容易。

“不知何方道友,来此有何贵干?”

他一走到山门口,就有一名修士迎了上来盘问。

王弘稍稍露出一些元婴气息,淡淡地说道:“在下王弘,求见兽灵门元婴老祖!”

这名修士感受到王弘散发的强大气息,连忙行礼:“晚辈有眼无珠,不识前辈真容,还望海涵。”

“无妨!你去给我通报就行。”

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