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雨app

() 见爱丽丝和琳达神色怪异,艾琳娜一下子有点儿心虚,怯怯的问道:“难道不是吗?神明是不会骗人的吧?”

“是……当然是。”爱丽丝心中充满了疑虑,但克雷姆的名讳是不会错的:“但,我们所知道的似乎有点儿不太一样。”

“不太一样?我不明白。”

“我们所信奉的。”爱丽丝表情虔诚的抚住胸口:“是灵魂圣所的守护,力量与智慧并存,爱与正义的化身,雄伟之克雷姆。”

“诶?”艾琳娜表情发懵:“这……这怎么回事?”

琳达皱起眉头,思考一下:“艾琳娜,你可以详细的讲述讲述吗?我们想听听你的经历,在下结论。”

“好吧。”艾琳娜轻轻的点点头,露出回忆的表情:“那是在一个梦里。”

“梦里?”爱丽丝急切的追问:“你确定,是在你的梦里吗?是不是有个威严而神圣的呃声音,给予你启迪?带你走出困境?”

艾琳娜小鸡啄米般点着头:“对,对!是这样的,当时的我沉浸在仇恨中无法自拔,是他的耐心指引,给予我勇气和力量。”

琳达和爱丽丝对视一眼:“爱丽丝,那应该不会错了。伟大的神明,掌管梦境的至高权力。艾琳娜或许和我们一样,都是神明眷顾的宠儿。至于称谓不同……”

“或许是代表的力量不同。”爱丽丝眼中一亮:“在梦境中,神明以不同的方式指引着信徒,而他则是梦境的缔造者,拥有无数的化身。艾琳娜,你可以仔细的讲述一遍吗?”

“当然可以,爱丽丝大人,琳达小姐。”

嘿,我真的好想你

从燃烧着火焰的黑暗梦境开始,艾琳娜清晰的复述起来,神明那一句句话,虽然没有完都记住,但简单的几句充满哲理,不像是孩子能编造出来的。

爱丽丝和琳达听的津津有味儿,称谓的确不同,但其中存在着众多的相似之处。直到讲到神明赐予她的神力,两个人都认真起来。

可惜这项神力只能在黑暗中施展,不太容易演示。但是没关系,聪明的爱丽丝很快就想到了解决办法人为制造黑暗。

城堡的许多房间都没设置窗户,经年处于潮湿和阴暗。为了确定艾琳娜所说的一切,三个女孩子,特意找到其中一间,进行验证。

当两人亲眼见到艾琳娜那神奇的眼睛,点燃黑暗,将一只不太幸运的老鼠烧灼成焦炭时,所有的质疑都烟消云散。

“我的天哪,这太不思议了。”

比起琳达那简单粗暴的能力,艾琳娜的能力更加的神秘,也更加的奇特。让爱丽丝和琳达大开眼界。

“用眼睛释放神力。”琳达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:“艾琳娜,你经过晋升了吗?还有其他的能力吗?”

“晋升?”艾琳娜还没达到晋升的条件,神明也从未提及过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爱丽丝难得的开心起来,得到新的伙伴,冲散了心中的忧愁,亲自拉住艾琳娜的小手:“看来你的确还有许多功课要补呢。作为前辈,我们一定会如神明所言,带你了解知识的真谛。而且,我保证,神明的预见中,我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。”

还是第一次被贵族拉住小手,紧张之余,却也有几分激动。爱丽丝的小手很软很暖和,让她突然明白贵族只是一种身份,和普通人并没有区别。

琳达也拍拍她的肩膀:“艾琳娜,我也会尽我所能。”

艾琳娜的眼眶有些发热,很久以前她也有许多的玩伴,可悲惨的经历,让她变的孤独而明暗,除了父亲并不会相信任何人。

朋友……

我又可以有朋友了吗?

“爱丽丝大人。”

“艾琳娜,我们现在都是克雷姆的信徒。你将和琳达一样,不再是农奴的身份,而是我的朋友,我的战友。所以我不希望再听到大人这句话。”

“哦,哦。”

“那,琳达。”爱丽丝微微一笑道:“现在,我们一同为艾琳娜补补落下的功课吧。顺便分享一下,我们的奇妙经历。”

……

漫无边际的茂密丛林中,疲乏不堪的莉雅沿着溪流日夜不停的行进,她的皮斗篷被撕裂,裸露的左臂上绑扎着渗血的绷带。

来到溪流变,莉雅一边警觉的朝四面看看,才鞠起一捧寒凉的溪水,贪婪的喝着。喝完水才撕开绷带清洗伤口,然后撕了条前襟重新绑扎。红色的落日渐渐消失,无边的黑暗涌来,她勉强爬上一棵大树,在树杈间沉沉睡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一声惊悚的咆哮声响起。

莉雅瞬间从梦中惊醒,却看到一只丛林黑豹正在树下挣扎,它的脖子上插着一根羽箭,从左到右直接贯穿。

而远处的灌木丛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。莉雅屏住呼吸,尽量的将身体藏在树叶的掩盖下。

一个高挑的身影敏捷的落在黑豹,披着黑色的连帽头蓬,只能隐约看见脖子处散落的绿色头发。

是人!

莉雅心中一阵惊喜,眼前却突然一黑,就那么重重的从树上摔下来,落在厚重的树叶堆上。

当她第二次睁开虚弱的眼睛时,有一个柔润的声音说:“不要乱动,你很虚弱。夜晚即将来临,我们必须回到我的屋里。”

在迷蒙的雾气中,莉雅看见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颊。可她实在是太疲倦了,只能蠕动这嘴唇:“我是黑石领的领主……我要回家。”

“先到安的地方去。”那个声音非常的冷静:“你的肋骨受伤了。”

迷迷糊糊中,莉雅听到水声,好像在涉过溪流。而那个人在唱着一首音调古怪的歌曲,她从来都没听到过那种语言。

再一次醒来时,莉雅躺在一张简陋的木床上,盖着一层厚厚的毛毯。而在房间的另一处,那个高挑的身影,正在静静的注视着她,瞳孔里倒映着摇曳的烛光。

“好一点儿了吗?”

“你是谁?这是哪里?”

莉雅试图坐起来,可胸口传来剧烈的疼痛。

“你断了三根肋骨。”那个人从烛光的阴影中走出来,穿着灰色的披肩和亚麻布的粗劣衣裤,有着一头卷曲的嫩绿色长发,:“虽然经过我的治愈,但还是别乱动的好。”

“治愈?”莉雅下意识的摸着胸口,才惊愕的发现她的衣服被脱掉了,胸前缠着层层的布条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?一个猎手。”那个人微笑着回答:“你胳膊上的伤很像是兽人百夫长战锤的杰作。你是秋剿的骑士?来自黑石领?”

“是的!”想起那惨烈的一幕,莉雅的心似乎都撕裂了:“一次很惨烈的战斗。”

“能逃出来,就不错了。不是吗?”那个人端着杯子过来,递到莉雅的面前:“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,或者说,连我也遗忘了自己的名字。我只是生活在这片丛林中的一个无名猎手。”

“无名猎手?”